暮苏

愿你是永远的
天真笑容

今天的天气,有一点凉秋的感觉。
让我想起初中住校时,天还没亮就去教室上早自习的日子。
那时头上顶着的天要比我这房间要暗一些,我还起的更早一些。

写给我的阿婆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居然忘记了你的生日。对不起。天知道我多爱你。
64岁了。64岁了。
我跟你讲完电话。在球场毫无目的的走了一圈 我买了以前你常常给我买的杯子冰淇淋,可是没有五羊的啦 我好像模仿分享你的生日蛋糕一样,吃这个冰淇淋。
我好爱你。你一定要高兴。我常常惦念你。可是我说不出口。
你是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拒绝过我任何的人。
我从小到大每次许愿许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你的平安健康。
我爱你。你越老。我会越怕。我最怕失去。最怕生死。你是我活着的依存。我爱你。
鼻涕眼泪糊花了屏幕,可是我爱你。
生日快乐,我的阿婆。

正遇到不顺心的事情,看见朋友的回答,当场泪目。

小孩子换牙齿,哭兮兮,你不知道你换过牙齿后可以长出多么好看的新牙啊

翻到妹妹的旧照

每次这个时候婆婆都会说起过往。
昨天我去老家看望的叔公。我还问他,这个煮开了,要不要熄火,会不会烧掉。
今天却在微信群里面接到通知说脑梗塞在医院。
生命太无常了。
我很害怕我的外婆会离开我。
我害怕她的衰老。我害怕疾病。
我们家谈不上富贵,就是什么很一般。
我希望有生之年我可以让我婆婆过上买东西不需要讲价的生活。
我觉得这样也好,不富裕也好,只要上帝不要拿走健康,求求了,我很害怕。
我今年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外婆身体健康 长命百岁

行吧,我男朋友。
希望你在小声的,稍加嘈杂的地方可以睡着。
希望你在我身边可以安安心心的。就像你带给我的安心一样。

今天哭了三次。
一次是中午为阿苗默默祈祷的时候。
在我去年的去年,还可以望着高中说哥哥姐姐高考加油的时候,我看见一对老人在学校门口无声无息的等待。
然后遇见第七条新闻。我泪目。

林奕含
我很喜欢她的名字。从电子版看过她的书后去买了实本。我不是想像任何人介绍她,所以。我还是不喊“她”了。
奕含访谈的时候说“李国华是真的爱吗?但是是有爱的,他爱的是那个画面。”“李国华在模仿胡兰成可是他又模仿的不像,但是他有有一点文化”,“补习班的国文老师,这个背景本身就是带有功利性的,可是在这个背景下,李国华说他是寂寞的,而只有你懂我。”
我大致记得是这么样。
只是我最深刻的一段,我感觉到了三毛曾经说过的“致命伤”每个人都有的致命伤。
思琪的致命伤就是在她在爱文字的梦的年龄里遇见了有点文字色彩而心怀鬼胎的李国华。

我,曾经在升学的重压下,望见一颗升学之上的星星。
星星璀璨有明亮。星星赋我渴望。
但是,还好,我在想摘下属于天空的星星时,被人绊了一下。
于是,星无所星了。
也没有很难过。